紅網南嶽9月1日訊(滾動新聞記者 吳和健)8月31日下午3時許,一陣鞭炮聲划過衡陽南嶽區光明村的山谷溪澗,煙霧散去,親人再次慟哭。8月30日下午4時許,七名驢友在光明村福星河觀光探險時突遇山洪暴發,兩位女性驢友不幸被洪水沖走。
  兩名驢友先過河準備接孩子
  光明村位於南嶽雷缽嶺下,進村公路沿山體左側盤旋上延,右邊是切入谷底的福星河,兩側山高林密,在海拔三百米處的烏龜嶺,有三級瀑布形成的一處卧虎潭,瀑布飛濺,溪水清冽,是近年來不少驢友探險旅游之地。
  30日中午,七名驢友開車進入卧虎潭光明村十三組,在村民家中吃過午飯後,從烏龜嶺山頂沿溪水下探。
  “本來是要往下到第三級水潭,但那裡的路太難走,又返回到第二級。”一名驢友回憶,30日下午4時許,晴空萬里,他們四個成人帶著三個小孩準備沿溪谷對岸下到梯級瀑布的最底層,再趟過小溪回到進村公路,但下到第二級時,看到茅草叢生,又折回到了第二級瀑布水潭旁。
  “溪水很淺,又很清。”這名驢友說,小溪並不寬,踩著石頭三五步就能跨過,被山洪沖走的兩名驢友先行過河,站在河對岸準備接孩子。
  “突然就像用桶裝滿水倒下來一樣。”31日下午,這名驢友告訴記者,當時她背對瀑布踩在水中,突然就看到頭頂傾瀉而下滾滾洪水,將站在對岸的兩名驢友衝下了瀑布,而她抱著準備下河的孩子跳上了岸邊。
  “這麼大的洪水十年一遇”
  31日下午,記者在卧虎潭看到,洪水過後的左側小道,還留有沖刷的泥濘,而對岸則乾燥得多。洪峰過後的小溪恢復了平靜,清澈的水流只沒過人的腳背。
  “上面來的水對著他們站的方向衝下來的。”另一名驢友說,洪水從頭頂傾瀉下來前,並沒有看到溪水猛漲,而洪峰衝下來時,恰恰對著站在河對岸的兩名驢友。“她們都已經站到河岸邊的石頭上了,水太大了,根本站不住,也反應不過來。”
  住在山谷邊的村民胡鬆林說,“起碼有上十年沒見過這麼大的洪水了。”70歲的胡鬆林介紹,福星河上游還有三四條支流,所有的高山流水都會匯聚到福星河,每到下雨時,山谷里的溪水就會猛漲。“高的時候有一米多高。”
  [救援]
  隊友一直在山谷等消息
  據瞭解,事發後,其餘五名驢友一直守候在山谷等候搜索消息,失蹤驢友的親屬也陸續趕到村中,當地村民向他們提供吃住並參與搜索。
  衡陽市登山協會副會長朱柏棋組織參與了此次失蹤人員的搜救。他告訴記者,30日下午6點多鐘,衡陽山地救援隊接到了求援電話,他們一個小時後趕到了現場,搜索到第二日凌晨仍然沒有任何蹤跡。“第二天早上7點30左右當地村民在一處河灘上發現了第一位失蹤驢友。”朱柏棋說,找到第一位遇難驢友是在卧虎潭下游約一公里處的河道中,而直到下午3點,在距卧虎潭約兩公里處的一個回水灣的岩縫中,才發現了第二位遇難者的遺體。
  此時,一直守候在山谷邊的親屬再次忍不住慟哭起來,在山谷邊放了一長串鞭炮。
  南嶽區相關部門提醒驢友,光明村位於南嶽衡山西北部,不屬於南嶽景區範圍,儘管風景優美,但驢友外出探險、觀光一定要以安全為重。
  提醒
  驢友應具備一定山地知識
  半山腰晴空萬里,山頂卻雷聲震耳,山洪也傾瀉而下。31日下午,朱柏棋告訴記者,類似天氣在高山地區非常普遍。“這是高山上的小氣候造成的。”朱柏棋說,據他參與的多起山地搜救經驗,遇困的驢友往往缺乏山地探險的基本常識,如果進山前能仔細研究當地地質氣候,並配備相應的安全設施,可以避免不少悲劇的發生。
  記者也註意到,兩名幸免於難的驢友仍然穿著進山時的休閑服裝,其中一名驢友還穿著低跟涼鞋。
  “我們一般都要配備安全繩索,安全帶,強光手電,登山服裝及對話機等設備。”朱柏棋說。
  以山谷溯溪為例,朱柏棋介紹,配備並沒有一定要求,但因為不同的河谷地形可能具有危險性,加上地形複雜,不同地方須以不同的裝備和方式行進。
  朱柏棋提醒,山地探險需要同伴之間的密切配合,切忌單獨進入溪谷,以免受困無法脫身。
  朱柏棋強調,一定要有緊急撤退路線及應變方案的安排,並將全部詳細資料備份留給擔任留守聯絡的人員,並約定聯絡方式。萬一發生意外事件時,靜待後援不如就地自救來得快。
  關於溪谷地形的特色與天氣的變化,朱柏棋也表示進山之前一定要認真研究清楚,並要熟練使用地圖的技術。同時,裝備器材要攜帶足夠,並熟悉各項器材的使用知識,用具以精簡為宜,不必要的裝備就不要帶,以減輕重量的負擔。  (原標題:兩名女性驢友在衡陽被山洪沖走 村民稱洪水十年難遇)
創作者介紹

窗簾

oi53oicb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